近日,剛剛落下帷幕的2019藝術深圳吸引了54家知名畫廊入駐參展,與慕名前來的各年齡層各領域人士,共同為這個中秋小長假增添了一抹火熱的文藝氣息。致力于呈現最具藝術價值及創新的現當代藝術作品,畫廊單元是藝術深圳的主要部分。其中,索卡藝術、墨齋兩家知名畫廊已是藝術深圳的老朋友,記者日前專訪墨齋畫廊藝術總監余國梁、索卡藝術中心董事長蕭富元,有關藝術品市場、藝術場館運營以及藝博會,兩位“藝海老將”給出了各自不同的見解。" /> pk10两面对打法
文博動態

藝海老將把脈藝術品市場

文博會時間:2019-09-19 10:46:10編輯:黃麗來源:深圳特區報 張銳


我要分享:


近日,剛剛落下帷幕的2019藝術深圳吸引了54家知名畫廊入駐參展,與慕名前來的各年齡層各領域人士,共同為這個中秋小長假增添了一抹火熱的文藝氣息。致力于呈現最具藝術價值及創新的現當代藝術作品,畫廊單元是藝術深圳的主要部分。其中,索卡藝術、墨齋兩家知名畫廊已是藝術深圳的老朋友,記者日前專訪墨齋畫廊藝術總監余國梁、索卡藝術中心董事長蕭富元,有關藝術品市場、藝術場館運營以及藝博會,兩位“藝海老將”給出了各自不同的見解。

余國梁

期望能與深圳科技界有更多交流

創立于2013年的墨齋是一間學術級、博物館級的當代水墨藝術空間,也是一家專注于當代水墨領域的實驗藝術空間和學術研究機構。藝術總監余國梁與其他兩位創始人雷澄泉、林似竹先后在舊金山師從于著名收藏家曹仲英,對于水墨、中國哲學和文化藝術的共同熱愛,讓他們決定結合各自優勢,創辦畫廊。而“墨齋”的名字,也從曹仲英的齋號“默齋”脫胎而來,傳承之意不言而明。

“很多人以為水墨只是一種媒介,但它其實是一種藝術語言,表達和反映我們華人的世界觀。”余國梁表示,當代藝術脫胎于西方文化和歷史,縱使近幾十年內,中國藝術家可以參與到國際對話之中,也難以形成華人自己的藝術語言。然而,余國梁認為,隨著中國的崛起,中國當代水墨藝術家或從悠久的歷史文化中找到藝術語言的突破,或結合中國文化傳統和西方的當代藝術風格,以更加實驗性的語言在世界當代藝術領域表達華人的哲學和世界觀。

據介紹,墨齋每年大約策劃4個展覽,在前期傾注大量時間進行學術研究工作,邀請學者開展全面深入的學術研究和藝術評價,并出版中英文畫冊,幫助中西方觀眾了解這些藝術家及其作品。余國梁說:“我們選擇合作藝術家的標準有兩個,一是在中國藝術史發展中產生突破影響力的,二是那些在國際社會和藝術領域產生影響的藝術家。在此之后,墨齋要做的是選擇適合藝術家的項目進行匹配,以最優的方式讓社會更好地理解藝術家的作品。重要的是藝術家,而不是畫廊人。賺錢也不是目標,而是一個要求。”他特別提到,畫廊求利是當前普遍存在的一個問題,然而墨齋以學術級專業和精細化的布展來支持藝術家和他們的項目,在經濟方面的改變是自然而然的。

第二次來到藝術深圳,余國梁表達出對南方這片藝術新興土壤的極大期待。“這里的氛圍更加放松,實驗性的想法更容易得到接受。”余國梁看到,深圳藝術正在發出與科技力量比肩的活力。在他看來,科學家與藝術家對世界有著共通的好奇心和整合力,在硅谷,就有很多藝術家和科技工程師之間的對話。未來,余國梁希望能夠讓藝術界與科技界產生更多的聯系,激發出更加強大的影響力。

蕭富元

好的運營,成就有影響力的藝術家和畫廊

1992年,索卡藝術中心成立于臺灣臺南,是臺灣第一家代理大陸藝術家油畫作品的畫廊。2001年,北京索卡藝術中心成立,蕭富元成為臺灣來到大陸開設畫廊的第一人。他坦言,中央美院的學術資源、聚集于此的大批評論家和藝術家,乃至嘉德拍賣和眾多藝術活動的存在,讓他看準了以北京為代表的大陸藝術品市場。

和其他畫廊不同的是,索卡藝術中心以中國美術史觀角度運營場館。在一千多件藏品中,既有以徐悲鴻、林風眠等為代表的第一代油畫家,趙無極、吳冠中等為代表的第二代油畫家,也不乏眾多85后新潮藝術家。蕭富元表示,起源于歐美的油畫藝術在其發源地已日漸式微,“很多人轉向當代藝術,傳統繪畫很多人不做了,但亞洲這一部分還在發展。隨著我國經濟的發展,藝術的話語權也在慢慢轉移,這是一個值得期待的地方。”

蕭富元也坦言,目前國內的當代藝術市場還處于比較初級的階段,但這并不奇怪。“歐美用一兩百年的時間積累起來的規模,我們幾十年的發展還達不到,但只要我們有藝術文化的根、創造的思維,能夠創造出有別于西方的東西,就能擁有真正屬于自己的作品。”

開畫廊,蕭富元說這是一個很容易入門的行業,但藝術領域要做成功就很難,不但需要藝術眼光,還要有經濟管理的能力。何為好的畫廊?開得久、培養出好的藝術家、擁有好的藏家資源,是蕭富元給出的三個條件。挖掘好的藝術家并推廣,用蕭富元的話來說就是“往深里做,和他們共同成長”。開了近20年的索卡藝術中心于1999年代理了中央美院洪凌的作品,彼時他還是一名美院教授,并未擁有太多名氣。但索卡看準了洪凌的藝術潛力,推薦其作品進入收藏界令人心馳神往的“清翫雅集”,于2015年為其作品舉辦世界巡回展,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舉辦“洪凌回顧展”……如今,洪凌的畫作已達每平米一百萬元的估值。

與墨齋每年4個的辦展數量不同,索卡藝術中心在北京、臺北、臺南加起來能辦22個展覽。蕭富元坦言:“藝術品市場其實就是一種消費、資產的分配。”所以,參加藝博會也是畫廊盈利和打響品牌的重頭戲,對此,他毫不掩飾對藝術深圳的熱情,同時也提出了自己的期待:“藝術深圳對于市民的藝術普及教育有著不可替代的積極意義,希望在未來藝術深圳能夠產生更大的影響力。”


 
一分赛车怎么玩